类别:沙巴体育官方手机app / 日期:2021-01-06 / 浏览:75 / 评论:0

  上月30日,国家体育总局竞技司发布了《2020年我国运动员取得成绩报告》。报告中写道:本年中国运动员共在3个项目上获得4个世界冠军,一队一次创造1项世界纪录。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去年国际体坛诸多赛事纷纷停摆,东京奥运会以及绝大多数单项世锦赛延期或取消。

  此背景下,中国运动员全年世界冠军收获数,一下子跌至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水平——5个以下。

  柯洁是今年的4个世界冠军之一

  四十年前的中国体育,一年内摘取三四个世界冠军已属丰收年,不少年份夺金数为零。

  出现这一情况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中国体育整体水平不高,仅乒乓球、羽毛球、体操、跳水、举重、速滑以及田径个别项目达到世界领先或一流水平;

  二是国际交往很少,历史原因让当时的中国与世界“脱钩”20多年,仅加入了乒乓球、速滑等个别单项世界体育组织,全年世界大赛参加次数屈指可数。

  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体育大词典》,刊有“中国运动员历年获得世界冠军一览表”。

  该表显示:1980年前,中国运动员在国际赛场共41次夺得世界冠军。从夺得首个世界冠军的1959年至1979年,前后21年有11年未收获世界冠军,收获最多的一年是1979年,共夺得11个世界冠军,另9年夺金数均不超过5个。

  根据近二三十年中国运动员每年的成绩来看,如果不是疫情原因,2020年中国运动员获得的世界冠军,很可能突破100大关。

  在那个物以稀为贵的年代,国手每一次夺金经历都令人难忘。

  首冠是自己逼出来的

  众所周知,乒乓球素有“国球”美誉,乒乓球在中国能获得这一头衔,不仅是中国乒乓球队现在整体实力傲视群雄,还因为国乒在60多年时间一直位居世界顶尖水平。

  四十年前那个特殊的年代,国乒经常是中国体育仅有的世界级亮点,1959年至1979年,国乒共29次夺得世界冠军,在国内各项目占比高达七成。

  由此可见,乒乓球在中国享有“国球”盛名,毫不为过。

  早期国球手29次夺得世界冠军,精彩故事真不少,最重要自然是容国团夺得的首金。

  容国团

  新中国成立后,各行各业百废待兴。毛泽东、周恩来老一辈国家领导人对体育工作十分重视,决定让对体育情有独钟的贺龙担任国家体委第一任主任。

  贺老总上任后,以他的工作热情和个人魅力,在不长时间内让中国体育战线面貌焕然一新。场馆建设、人员配备大大加强,加上得到社会主义老大哥苏联、东欧兄弟国家的指导和交流,新中国体育实力蒸蒸日上。

  1956年至1957年间,陈镜开、郑凤荣、戚烈云等体育骄子在举重、田径、游泳等项目陆续打破世界纪录,体育健儿的壮举让中国一举甩掉“东亚病夫”帽子,成为东方一个亮点。

  然而,当时的国际奥委会有意制造“两个中国”,几经交涉无果后,中国于1958年退出奥运赛场,绝大多数体育单项组织因此中断了与中国的交往。

  此背景下,陈镜开等好手无缘在世界最高舞台展示自己的才华。

  时势造就英雄,出生于香港的容国团,正是这一特殊背景下脱颖而出的。

  当时香港有个工联会,是领导香港各行业工会的进步组织,工联会里有康乐馆,内设乒乓球等健身娱乐设施。

  容国团的父亲容勉之是一位海员,他和工联会里的不少工友熟识,这层关系让容国团可以自由地进馆打球。

  容国团聪明好学,球艺进步很快,获得了香港男子单打冠军,还打败了来港访问的世界冠军荻村伊智朗,一时名声大振,被当时香港的报纸誉为“港埠才子”。

  容勉之曾参加省港大罢工,有着强烈的爱国心,他时常告诫容国团:不能忘了自己是炎黄子孙。

  在香港打球,球艺再好,也只能代表“港英”。容勉之劝容国团尽快回大陆,要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世界比赛,要为祖国争光!

  在父亲的影响下,1957年8月容国团回到了祖国怀抱,他进入广州体育学院,成为广东省乒乓球队一名队员。

  1958年,容国团代表广东省参加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他击败了王传耀、姜永宁等国内高手夺得单打冠军,当年底进入国家集训队,准备参加1959年举行的第25届世乒赛。

  容国团对于世界冠军有着强烈的渴望,为了尽快实现梦想,他喊出了“三年内夺取世界冠军”的豪言壮语。

  当时公开喊出此誓言,是需要相当胆量的。

  六十年前的中国乒乓球虽然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世乒赛成绩不断前移,男女队都登上了领奖台,但还没尝到过决赛滋味。

  有人劝容国团为自己留点后路,但他不这么想,小伙子认为世界冠军并非高不可攀,只有敢想才会敢做,只有敢想才能进一步激发训练热情和斗志。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在德国多特蒙德举行的第25届世乒赛,容国团在独自闯进四强的不利形势下,先后打败了迈尔斯、西多两位欧洲名将,一举实现中国体育世界冠军零的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三轮比赛容国团都是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反败为胜,试问,如果没有“三年内要夺取世界冠军”的强大精神支撑,容国团怎能在枪林弹雨的竞技舞台直捣黄龙?!

  容国团还曾带领中国女乒获得团体冠军

  两年后举行的北京世乒赛中日男团决战,容国团在连失两盘的情况下第三度出场,背水一战的他又喊出“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的豪言壮语。

  强大的心理素质和过人的冲金欲望,助力他力克强大的对手,和队友们一起夺得世乒赛分量最重的斯韦思林杯(男子团体)。

  这个纪录是称出来的

  容国团为中国体育夺得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第一位打破世界纪录的国手则来自举重,他叫陈镜开。

  1935年,陈镜开出生在广东东莞石龙镇。石龙人素有玩石担、耍石锁的传统,置身于这一氛围,陈镜开儿时就爱上了举重。

  19岁那年,陈镜开被选入八一举重队,从此与举重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5年,陈镜开代表八一队参加了全国测验赛,虽然成绩平平,但他过人的大腿力量引起了行家们的注意,两个月后他作为中国青年举重队一员赴苏联学习,成绩猛增。

  陈镜开(右二)与队友们在一起

  苏联专家认为,陈镜开在两年内很可能打破挺举世界纪录。 

  陈镜开没有让人失望,1956年6月7日,他以133公斤的成绩一举打破56公斤级挺举世界纪录,成为中国体育史上第一位打破世界纪录的选手。

  此后7年,陈镜开数次打破56公斤级、60公斤级挺举世界纪录,运动生涯共9次创造世界纪录。

  鉴于陈镜开对世界举重和中国体育事业的特殊贡献,1980年他获得国际举联金质奖章,1987年荣获国际奥委会授予的奥林匹克铜质勋章,1990年被授予亚举联终身名誉主席、建国四十年杰出运动员。

  1995年,国际奥委会又授予他奥林匹克银质勋章。值得一提的是,陈镜开的弟弟陈满林,同样是一位优秀运动员,他曾3次打破最轻量级、次轻量级推举世界冠军。

  让我们引以为豪的是,新中国早期举重运动,达到世界高水平的运动员不仅仅是陈镜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举重先后有10人31次打破世界纪录,构成新中国初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可惜,由于历史的原因,陈镜开、叶浩波、肖明祥这些中国早期大力士未能在世界舞台展示新中国运动员“力拔山兮气盖世”之神采。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中国与世界体坛的鸿沟渐除,越来越多的国际体育组织向中国伸出友谊之手。

  那个时代的中国运动员逐渐进入国际赛场,他们在最顶级的体育赛场展示身手。吴数德就是当时的中国体坛佼佼者之一。

  吴数德

  国家体育总局官方杂志《新体育》1979年第12期,有一篇报道详细记录了吴数德夺取中国举重首个世界冠军的难忘一刻,请看:

  1979年11月3日,第33届世界举重锦标赛在希腊萨洛尼卡开幕。首个比赛日进行的是男子52公斤级比赛,这是中国实力最强的两个级别之一,中国运动员吴数德、蔡俊成参加角逐。

  吴数德曾打破过该级别抓举世界青年纪录,具有冲击金牌的实力。

  杠铃加到102.5公斤时,吴数德第一次试举,他拉杠很轻,发力很猛,杠铃却鬼使神差地后掉。教练根据吴数德的临场发挥情况,果断在第二试举把杠铃加到107.5公斤。

  吴数德第二次走上台,他镇定自若,信心十足,在做好预备姿势后,很稳地把杠铃拉起,发力,下蹲,锁肩,几个动作一气呵气,稳稳地站了起来。

  这次试举成功了,场内爆发出一阵掌声。

  杠铃加到110公斤,又是吴数德第一个试举。他从容不迫地走上台⋯⋯只听“唰”地一声,小伙子干净利落地举起这个重量。

  接着,吴数德第四次试举,规则规定,加举必须是超过世界纪录的重量,原来他将挑战111公斤的世界纪录,场上杠铃加到了111.5公斤。

  关键时刻,吴数德还是显得嫩一点,发力过早导致失败。

  抓举比赛战罢,吴数德和苏联运动员瓦洛宁成绩均为110公斤,赛前两人体重完全一样,必须比赛后再称体重以确定名次。

  结果,吴数德体重轻于瓦洛宁,幸运夺金。蔡俊成获得季军。

  颁奖仪式上,两面五星红旗同时升起,这是中国举重运动员1974年参加世界举重锦标赛以来,第一次获得金牌,也是第一次同时升起两面五星红旗!

  随后的挺举比赛,吴数德再显神力,他举起了127.5公斤,总成绩达到了237.5公斤,打破了自己保持的235公斤的世界青年纪录。

  四年多后,吴数德以及3名队友先后登上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冠军领奖台,其中拿到60公斤级冠军的是陈伟强,他是陈镜开的侄子。

  上世纪70年代末,陈伟强曾两次创造56公斤级挺举世界纪录。

  陈伟强(左)也是一代名将

  陈镜开、陈满林、陈伟强,来自中国举重之乡的陈家叔侄仨,在举重台联袂讲述了跨越近40年的中国体育好故事。

  国羽的首批世界级

  外界习惯将乒乓球、跳水、举重、羽毛球、体操、射击6个项目称为中国奥运军团六大强项。

  需要说明的是,这6个项目均在1982年前就登上了世界冠军领奖台,足见底蕴之深厚。但羽毛球的第一批世界冠军和其他5个项目相比有些特殊。

  此事,要从国际羽毛球联合会说起。

  国际羽联成立于1934年。此后40多年,国际羽联一直是全球唯一的世界性羽毛球组织,主办的世界性比赛有:汤姆斯杯赛(世界男子羽毛球团体锦标赛)、尤伯杯赛(世界女子羽毛球团体锦标赛)和单项世界羽毛球锦标赛。

  上述比赛仅限于会员协会和临时会员协会的运动员参加,而由于历史原因,上世纪80年代前的中国羽毛球协会一直不是国际羽联会员协会。

  虽然迟迟未能“入世”,但国羽早已是世界超级强队。

  1965年国羽和丹麦使馆工作人员合影

  和印尼、马来西亚、丹麦等亚欧羽毛球传统强国相比,中国开展羽毛球运动不算早。

  上世纪50年代,国家体委以归国华侨为骨干组建了中国羽毛球队。虽然起步晚,但国羽教练和队员善于学习、吸收、提高和创新。

  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羽毛球队在学习国外技术的同时,逐渐形成了以快为主、以攻为主的技术风格,创造出快拉快吊结合突击,杀、吊上网搓和推,进攻结合拉吊等新的打法。

  技术创新与发展,以及运动员身体素质的提高,使中国羽毛球队在60年代初期迅速崛起。

  1963年,中国队迎战来访的印尼男队,当时印尼是汤姆斯杯赛冠军,但在中国队面前仅取得1胜4负的战绩,国羽的不俗表现震惊国际羽坛。

  两年后,中国队出访世界羽毛球强国丹麦和瑞典,获得全胜战绩,总共34盘比赛中有33盘以2-0获胜。

  由于当时中国不是国际羽联会员国,一些外国通讯社称中国羽毛球队是“无冕之王”,认为“只要没有中国参加,任何世界冠军都是不实在的。”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国际排联、国际举联等单项组织纷纷向中国敞开大门,但国际羽联与中国的冷战仍在持续,此现象让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羽毛球人士看不下去了 。

  亚洲羽联提出成立新的世界性羽毛球组织的动议,并于1978年2月在香港成立了世界羽毛球联合会,中国羽毛球协会加入了这个组织。

  1978年,世界羽联在泰国举行了该组织的第一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中国选手庾耀东、张爱玲、庾耀东/侯加昌、张爱玲/李方分获男单、女单、男双、女双冠军。

  翌年在中国举行的世界羽联第一届世界杯羽毛球赛,中国队包揽男子、女子团体冠军,同样在中国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羽毛球锦标赛,韩健、韩爱平、孙志安/姚喜明分别获得男单、女单和男双冠军。

  这些就是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中国羽毛球诞生出的第一批世界冠军。

  国羽一代天王韩健

  当然,受参赛国家和地区数量的限制,这些世界冠军的含金量算不上很高,但如果突破奖牌的含金量层面来考量,比金牌价值更重要的是,中国在国际羽坛的正义斗争,得到了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的响应。

  面对世界羽联日益发展的趋势,加上当时中国已经重返奥林匹克大家庭,一系列背景下国际羽联决策层终于清醒了!

  1981年1月8日,国际羽联作出台湾羽毛球组织改名为“中国台北羽毛球协会”的决定。同年3月23日,国际羽联在伦敦召开特别会议,以57票对4票通过了国际羽联和世界羽联合并的决定。

  至此,世界羽坛终于实现了大一统。

  初次涉入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大赛,中国羽毛球还是显示出强有力的冲击力:

  1982年,首次参加汤姆斯杯赛的中国男队,就在决赛以5-4力克不可一世的四连冠印尼队;

  1983年举行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是两组织合并后举办的首次世锦赛,中国队一举揽得女单、女双2枚金牌;

  1984年,第一次出现在尤伯杯赛场的中国女队,以不失一盘的惊人战绩高举冠军奖杯。

  “无冕之王”不再无冕,羽毛球赛场自然变得更加精彩、激烈,赋予了羽毛球运动新的生命力。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羽毛球加入奥林匹克大家庭,各国好手得以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才华,诠释羽毛球运动的独特魅力。

  从那之后,羽毛球就一直是中国军团的一大金矿。

  2012年伦敦奥运会,国羽更是奉献了囊括五金的好戏,再一次把自己写入了这项运动的史册。

  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获得世界冠军”对中国体育健儿来说,早已不再是高不可攀的成就。根据2020年原本的比赛安排来看,中国队很有可能拿下100个以上的世界冠军。

  可惜,由于疫情的影响,这些金牌没能兑现。不过我们相信,在2021年这个新的体育大年,中国运动员一定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